拘泥於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的“應急”,習慣於顧此失彼、本末倒置的“倒逼”,只會陷入錯誤重覆的怪圈
  東莞女大學生被沖入下水道死亡、深圳機場再次變成“水簾洞”、廣東電網60多條線路跳閘……近日,廣東等地遭遇暴雨冰雹極端天氣,城市管理中的短板,又一次讓老問題流出了桶外。
  不可否認,暴雨如註,雷電冰雹交加,哪一個城市都難以做到“走在路上不濕鞋”。在一張廣東省內城市氣象預警信號分佈圖上,竟同時出現大風藍色、雷電黃色、暴雨橙色、冰雹橙色、雷雨大風黃色、森林火險橙色等6種不同預警信號,足見此次天氣的惡劣程度。雖然仍有意外發生,但從啟動應急響應到學校停課單位停班,各地在應對上都下了很大功夫,就連過去有人溺亡的隧道也被及時拉上警戒線。
  不管是多少年一遇,壞天氣總是會出現的。正因此,在城市的建設和管理上,底線思維顯得尤其重要——“從壞處準備,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”。不僅要考慮下雨的情況,更需考慮下特大暴雨的情況;不僅要考慮應對下雨,還得考慮應對多種災害一起出現。“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”,以底線思維去做規劃、下決策、想對策,才不至於事到臨頭亂了陣腳,才是真正對公眾、對社會負責。
  此次暴雨襲城,去年11月剛落成的深圳機場新航站樓是重災區。也難怪,3.8萬多個天窗,是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220倍,幕牆接縫數量是國家大劇院的60倍。世界級的設計和裝潢,更應在防災方面做得更好,老天不會因為你美就不下雨。建築有功能性,更何況是城市公共建築。如果沒有最基本的防災意識,不能應付哪怕是暴雨這樣的壞天氣,怎麼能算合格?
  即便設計標準能對付“五十年一遇”,也不能放鬆了警惕,萬一遇到的是“百年一遇”甚至“兩百年一遇”呢?正因如此,公共治理不能僅僅是圍繞“應急”做文章,更要把應急預案本身所承載的思維方式,貫穿於城市管理始終,在各環節、各方面保持“底線的清醒”。著眼長遠和潛績,設計好每一張規劃圖紙、組織好每一次建築施工、安排好每一次演習,我們才能走出“修不完的堤,防不完的汛”。
  實際上,放眼社會治理的各個領域,無論是地震洪澇之類自然災害,還是食品藥品安全、流行疾病傳播之類的突發事件,或是交通擁堵、外來人口、徵地拆遷等治理困局,莫不需要嚴守底線思維。建化工項目時不妨先問一問,要是發生事故怎麼辦?舉辦大型活動時不妨先想一想,如遇突髮狀況怎麼辦?舊城改造時不妨先算一算,居民的基本安置是否有保障?對最壞的情況都成竹在胸了,自然可以放開手腳去做。否則,就需要再掂量、再細化。拘泥於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的“應急”,習慣於顧此失彼、本末倒置的“倒逼”,只會陷入錯誤重覆的怪圈。
  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。秉持底線思維,正是為了“既防一萬,又防萬一”。有底線思維,就有了對問題的科學預見、對風險的精準把控。只有想在事先、防在事前,才能做好風險管控,也才能以最大的誠意,爭取到最大的支持,達到真正的社會善治。
 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歐洲傢俱

of52ofrae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